公司公告:
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媒体关注

《湖北日报》 刘文:驾驶盾构的80后“老司机”

来源:admin  点击量:  发布时间:2017-04-11 14:11:41



    湖北日报讯 图为刘文(右二)在监控屏前指导年轻的盾构机司机。
(记者 梅涛 摄)


  记者 汪洋 通讯员 黄鹏程
    
  “现在已经成功下穿合武高铁桥梁和京广铁路路基两大风险点,进入上软下硬地段,距离朱家河只有400米!”昨日下午,狭窄的地下操作室内,34岁的刘文眼睛盯着监控屏,双手熟练操作,盾构机刀盘快速旋转,向目标方向推进。
    刘文生于1983年,但盾构机驾龄已超过10年,曾参建广深港客运专线狮子洋海底隧道,成功实现两台盾构机江底对接;参建深圳地铁3号线、9号线等项目,在当地首次采用盾构分体始发技术,震惊业界。


  专业改向开上盾构机



    “第一次看到盾构机,整个人都傻了……说明书全英文的,机器符号也搞不懂。”2006年,刘文作为单位首批技术人员,前往法国学习盾构技术。
    大学里,刘文学的是工程管理,当时单位派了10余人出国学习,唯独他专业不对口。“看到盾构机的第一眼,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大家伙!”刘文从最基本的机械符号开始学习,坚持不懈地钻研,多次在与国外技术人员同台竞技中领先,连外国人都对他竖起大拇指,“Liu,good!”
    回国后,刘文从事盾构机组装、调试和操作。盾构机集光、机、电、液、传感、信息技术于一体,被称为“机械之王”,尽管外形庞大,但内部空间狭小。
    刘文身高1.85米,这名大个子每天穿梭于盾构机中,对机器的各个系统研究得十分透彻,凭声音就能判断设备运行状态。
    “盾构机启动时,正常的声音是‘嗡嗡嗡嗡’,如果出现故障,声音就会变得断断续续。油脂泵正常运作时,是有规律的‘扑哧扑哧’声,如果声音间隔发生改变,可能是油脂阀坏了,或油脂打完了。”刘文说,盾构机就像人,只有深入了解,才能完全掌控它。
    当然,机器运作是否正常,也可通过数据检测。刘文认为,能够通过声音判断,是盾构司机必备的技能。


  掘进误差不超过5毫米



    国家规范规定,盾构机掘进精度与隧道轴线误差不能超过5厘米。刘文的要求更加“苛刻”,误差在5毫米之内。
    做到这一点,谈何容易?深圳地铁9号线建设,刘文担任中建三局一公司项目副总工程师兼首席盾构司机。当时地铁隧道需穿越罗湖区供变电枢纽,地层为非常敏感的沙层,“稍控制不好,可能造成地表沉降或隆起,损坏变压器,影响供电。”刘文驾驶盾构机顺利通过,掘进精度与隧道轴线误差在5毫米之内。
    武汉地铁阳逻线需下穿合武高铁桥梁和京广铁路路基,“发生沉降会影响铁路线的平整,从而影响火车行驶安全。”刘文坐镇谌家矶现场指挥,黄浦新城至朱家河区间左线隧道成功下穿两大风险点,掘进精度与隧道轴线误差也在5毫米之内,没有发生明显沉降。
    不过也有惊险。刘文介绍,地铁阳逻线盾构隧道穿越岩溶区时,遭遇地质突变,从“极硬”岩层进入“极软”淤泥层,如同陷入“八宝粥”,“盾构一下偏移2厘米,多亏发现及时,才调整到位,误差也在5毫米之内。”


  艺高人胆大,分体始发



    让刘文一举成名的,是他在深圳地铁盾构中,首次采用分体始发。
    2014年8月,深圳地铁9号线文锦站地下,盾构机“争先一号”成功始发。由于施工场地受限,盾构机下井工作面只有32米。而盾构机长80米,正常始发工作面需百余米,塞都塞不下,怎么办?
    工期不等人,刘文大胆提出分体始发方案。业内认为,盾构分体始发风险很大,在国内,几乎没有人敢做。艺高人胆大的刘文,带领团队通宵讨论,最终确定分体始发方案:盾构机分布在井下、地面3处,逐步下井掘进,在地下会合,实现整机掘进。
    经充分论证,方案定下来了,剩下的时间也更少了。一般来说,盾构机组装调试下井需半个月,刘文带领团队进入“两班倒”全天工作模式。30多根管线、上千个接口,全部需手工连接,“这好比做外科手术,必须细之又细,慎之又慎,哪怕一根管线接错,就会死机。”那段时间,刘文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8天完成组装调试,顺利始发。
    通过深圳地铁9号线、武汉地铁阳逻线的施工,刘文开创性提出城市密集区盾构机整体吊装、运输理念,并实践于项目工地,将国内盾构施工技术向前推进了一步。